【2019年屬羊的幾月搬房】2023年清明節掃墓吉日吉時曝光 |2019年幾月份搬家合適 |命理師一篇文揭哪些日子 |

【2019年屬羊的幾月搬房】2023年清明節掃墓吉日吉時曝光 |2019年幾月份搬家合適 |命理師一篇文揭哪些日子 |

今年「節」是4月5日,因4月1日5日假期,預計湧現大量人潮掃墓祭祖。

因此提早掃墓祭祖,可以減少假期大塞車,鬆掃墓祭祖。

現代大部分民眾先人遺骸火化,骨灰甕入靈骨塔,鋤草、補土,所以提前掃墓擇日看好日子,想要祭拜先人,想去去,但下午3點之前。

楊登嵙師指出2023年提早分流掃墓吉日及注意事項,例如:3月27日,户外墳墓掃墓親人及子孫屬虎26、86歲(其他歲數虎有關係!),或墳墓坐南向北,要改其他日期。

3月13日,沖屬鼠40歲,坐北向南。

3月14日,沖屬牛39歲,坐西向東。

3月15日,沖屬虎38歲,坐南向北。

3月20日,沖屬羊33歲,坐東向西。

3月22日,沖屬雞31歲,坐西向東。

3月26日,沖屬牛27歲,坐西向東。

3月27日,沖屬虎26歲,坐南向北。

4月01日,沖屬羊21歲,坐東向西。

4月03日,沖屬雞19歲,坐西向東。

4月07日,沖屬牛15、75歲,坐西向東。

4月08日,沖屬虎14、74歲,坐南向北。

4月09日,沖屬兔13、73歲,坐東向西。

至於靈骨塔位看日子,想去去,因為只有祭拜,沒有動工、動土,但下午3點之前;否則下午3點後來掃墓,祭拜完天暗了,不但危險,陰氣。

爺爺是乙未年初檢查出肺癌。

乙未是羊年,我爺爺屬羊,那是他人生中後一個本命年——20152月份,過了大年,沒有破五,他説他受,吃不下飯,要下城看病。

他身體,愛吃,一點像一個八十多歲老人,我伯父説你幾天吧,現在是春節假期,醫院坐診大夫多,過兩天上班了,我送你去。

但是爺爺,他一態地執拗,完全平日和善,他發起了孩子脾氣,要馬上去醫院,他哭了。

三叔伯父生了氣:爹不是你一個人,你送,我送他去!
他下了城,住醫院,然後是一堆檢查單子,我們去陪護,輸了液,他精神起來。

我去看他,他地笑着,他説他可能過年這幾天上了火,嗓子疼,吃飯沒胃口,不是什麼大病。

我會心地笑着,我覺得他肯定是吃到餃子了——他嘴,一輩子那樣。

輸了液,檢查結果出來了,伯父沒有我們看報告,他輕描淡寫地説,爺爺肺裏了一個囊腫,他年紀了,不能開刀,吃藥能。

我伯父話深信不疑,我拿爺爺病回事——其説我相信伯父,不如説我相信爺爺,因為他身體不是,我記憶中,我有見他病過——我理地認為,他老了,他八十五歲了,身體走下坡路,開始有點小毛病,這是每個人路,沒有什麼。

他輸了幾天液,出院了,我接他和奶奶到我家住,帶他們去逛街,他走街上,步態蹣跚,他眯着眼,時不時推一推眼鏡框,打量着這個日新月異世界。

他街上紮起彩樓前停下,那是元宵節裝飾,華彩輝映,上面立着一隻白羊。

他看着那隻羊,説:“羊啊,你看那角,活。

”我看看羊,看看他,笑了,説爺爺,這羊像你呢。

我説是,他八十五歲了,鬚髮如銀,眼神和善,確實有羊神態。

面車水馬龍街道時他是,像一隻迷途白羊;但他掩飾——他努力讓步子一點,一點,這樣能跟上荏苒而去時光。

我他和奶奶訂做了一身保暖內衣,他買了一塊表。

他手錶了,那隻表是幾十年前老貨,銀色錶帶,灰色錶盤,質量是,他戴了幾十年,一點問題沒有,但是説了,是徹底,修修。

他咕噥着,想找一隻表,但是找不到。

他説:“它了,不用對,北京時間樣。

他當前外觀感到,錶鏈有所挑剔,他說:“有些排場。

”一段時間挑選,他選中了一款普通圓錶盤,他勉強接受了這款錶,戴手上,說:“選這個吧。

””現在回想一下,這算一個隱喻、一個暗示:一隻陳老表,一個垂暮老人,它們相伴度過幾十年歲月,錶針滴答聲伴老人脈搏。

它們過,它嶄新時候,是一件體面飾品;他那個時候正值中年,是人生黃金時代。

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一個中年男人,戴一塊上海牌手錶,那一件有面子事情,這隻表是他有於村裏其他老人標誌,他那麼喜歡它,總是衣袖捋起,露出銀白、金屬光。

它他手上地雌伏,但是它同時是運行着,它幾支針縱橫交錯地轉動,發出水聲音,提醒他時光流逝——它多麼像一隻寵物啊,它生命是他生命一部分。

然而現在,它了,它會走了。

我有讀懂這隻表後語言,我以為買一隻表能解決他需要。

爺爺是獨生子,他了母親,但是他自己説,他時候沒有吃過什麼,因為他家境殷實,而且成親。

他是十五歲娶妻了,娶是鄰村姑娘,這位妻子他生了一個女兒,然後去世了。

隨後他有過一次婚姻,性格不合而分手,後,他娶了我奶奶,他們一起生活了六十年。

我一些本家長輩和爺爺奶奶自己敍述中拼湊出這些陳年往事,這些事説來簡,可是想一想並鬆:十幾歲少年,沒有了娘,他是怎樣而無情父親面前討生活,怎樣地自我教育並成長?我見過我曾祖父,他、眼神凌厲、嘴唇,會吐出喃喃咒罵。

他個性和我爺爺完全,他是會家中晚輩們吃零食——他喜歡兒子和孫子,兒媳婦,我奶奶他辱罵。

我叔叔伯伯們説,他們爺爺一點親。

曾祖父中年時女人同居過,領養了一個女嬰,奇怪的是他這個女孩萬千寵愛,勝過自己親生兒子,他積攢財產了這個領養女兒。

但是我爺爺並不計這些不公,他他父親是孝順,他説他違過曾祖父,説過一句重話。

他到十五歲,地結婚,地開始擔負家庭重任,他肩膀土地上搖晃。

早逝妻子留下襁褓中女兒,那時他十七歲,一個半孩子,他是怎樣地獨自拉扯這個女孩?那是我姑母,她現在七十歲了,他們父女是早早失去母親人,這一點處光陰中成為他們相依命理由。

然後他結婚,離婚,説是性格不合。

我人們隻言片語中推測那有我姑母原因——一個年幼孤女,是會後母嫌棄吧?這樣橋段多了。

爺爺婚姻確實有點複雜,我父親和幾個叔叔伯伯願提起——做子女,往往忌諱提到父母情事,他們認為先人風流是自己恥辱。

但是我此感興趣,而且我會認同他們觀點,我爺爺性格有自己看法:我爺爺,他是一個人,人事持態度,他不是風流男人,於男女之間韻事,他並不熱衷;他一生關注,是生活、大地歌聲;他多次娶妻,出自命運撥弄而非本心所願,這樣經歷他而言,不僅不是榮譽,而且是。

他第二段婚姻而痛苦,他此諱莫如,我相信它他靈魂帶來一片陰影。

那個女人,離開他後再嫁,輝溝村,她叫囂着,要報復他,但是後來沒有下文。

她後是離開了村莊,還是早逝我爺爺奶奶身前?我知道,我有見過她,但是我願意祝福她人生。

後,他遇到我奶奶。

我奶奶孃家離輝溝,只有七八里地,奶奶家成分,是地主。

其實她家並非有錢,只是因為家裏有男丁,只有奶奶姐妹兩個,所以村裏其他人家略有盈餘;因為成分問題,我奶奶嫁不出去,這樣嫁給了爺爺這個有女兒鰥夫。

那是上一個乙未年,冬天,臘月二十一,奶奶從城南來到輝溝,她戴着銀飾,而地響;她臉龐白潤如銀,笑聲如銀,她整個人帶着一種於貧女銀氣質,乾、、落地有聲。

然後是彈指六十年。

我能記得奶奶多年前樣子,她,白皙,愛説笑,記憶力特。

她能記得所有熟人年齡、生日、屬相;她穿灰色斜襟襖,頭髮一絲地梳腦後,兩個黑色卡子住,氣色有一種光明。

我見輝溝村,老婦人們大多乾、皮膚暗黃、笑聲,我奶奶和她們。

,她她智慧和品行完成了這雙救贖:她原罪出身和,他接連失去親和——奶奶贏得了爺爺和愛,他們相濡以沫,走過一個甲子,而且這情分老彌堅。

我深信爺爺是愛奶奶,他地喊她:“愛兒”——我奶奶名字中有一個愛字。

我見他們一起很默契地做一些家事,是做飯,奶奶和麪擀麪,爺爺生火炒菜,一個甲子時光柴禾、火苗和菜葉間落下揚起,那些家常便飯老屋裏散出歲月靜好香氣。

有時,他們院子裏,早晨或美豔昏,他們院子裏,我童年時代某個秋天,爺爺幾架扁豆間穿梭,摘下一把青翠豆角,奶奶拎着籃子站邊上接着。

他們並説話,笑一笑,我想,這些散漫如麪條圓潤如扁豆時光,是他們人生時光,他們什麼不用説,自有無形萬語千言穿梭無形時間裏,像風、像雨、像紅塵……這樣紅塵多麼迷人。

眾多孫子孫女中,爺爺愛我。

大家説,我時候胖,他得意,抱我出去人看。

他我買零食、買玩具,一點錢。

我記得,他買葡萄我,過我一輛童車,三輪,黃色車座,説這輛小童車花了他半個月工資。

有一些玩物:上發條鐵皮青蛙,綠色,跳起來咯吱吱地響;黃相間塑料珠子項鍊;小人書、花頭繩……這些東西我沒能保存下來,它們或者丟失院落、田間,或者出現某個玩伴收藏中……爺爺嗔怪地拍着我頭:“你這個敗家妮子啊。


隔壁三大爺會講,我們一羣小孩子説盤絲洞、九尾狐:“……那七個姑娘是蜘蛛精,肚臍眼裏白晃晃是一條條絲啊,孫悟空什麼看見啦……”我回到家纏着爺爺要他講故事。

爺爺沒有辦法,只能地學人家:
咱們上川裏,是有寶貝呀。

有一年,一個南蠻子來盜寶了,偷了一顆夜明珠……
爺爺,什麼是夜明珠?
夜明珠一種珍珠,是龍嘴裏含,夜裏會發光,照得地上還明……
我像所有孩子一樣,本末倒置、買櫝珠,我忘記了我要他講故事,對夜明珠這種東西超越了故事本身。

我鍥而不捨地追問着,讓他詞了。

這是我命運一個象徵,我是這樣人:南轅北轍、離題萬裏;我命運在那裏落地生根。

他我氣得發笑,他抱着我,喃喃地説:“愣妮子啊……”他説,“南蠻跑到高崖底,摔了一跤,夜明珠他手上飛走了,現在如果有人深夜路過高崖底,夜明珠會睜開眼,他們照亮回家路——那道圪梁梁,名字叫成了夜明珠。

”我知道高崖底,那是我姑母村子,一個着水稻村莊。

他悄悄地告訴我,那顆夜明珠是我,它高崖底我。

他説:“你告訴別人啊,誰不能告訴,告訴了,夜明珠飛走了。

”我鄭重地點頭。

他説夜明珠會某個深夜飛出來,找到我,它身銀光燦燦,拖着長長尾巴,它尾巴毛茸茸,它會尾巴掃我臉,我叫醒,如果我看到它,要記住喊它名字,求它答應一件事,它會讓我實現心願。

他含着笑,一種語氣:“愣妮子啊,它會來尋你,你睡着了,它窗户外頭敲玻璃,篤篤篤,你起來喊它,它爬進來啦……”
爺爺,夜明珠來找過你嗎?
找過呀,前天來過呀。

我地行走鄉間地上,我堅持相信夜明珠傳説,我無數次夢中伸出手,想要捉住一條毛茸茸長尾巴,我想那個眨着眼睛説:“答應我……”我相信爺爺是看到過它,他人生它點化過,他得到過它祝福,因此如此。

他那個乙未冬邂逅我奶奶,他後吃了公家飯,他地開枝散葉,有了兒子,有了孫子……那顆夜明珠許多個月圓夜飛越關山來到他窗外,它尾掃過北寨以北,掃過陌塵,它灑下一地銀輝,他於是皈依,成為一隻、白羊。

他母親、他亡妻,夜幕下用褪色嘴唇他深深微笑,她們眷戀和祝福像珠光一樣透明。

這是他秘密,他現在這秘密傳給了我,他希望我珠光下得到我。

夜明珠,多麼名字,多麼意象。

我坐在他身邊,看向深黑夜幕下南方,一種力量我胸中生髮。

我好像這黑暗中看到了什麼,但是這籠罩世界深黑中有什麼呢?陶淵明説:“彷彿若有光。

”啊,彷彿有美麗微光閃這黑夜裏,那我夢中夜明珠,它我童年上空漂移、閃爍,它眨着眼睛,嘰嘰咯咯地笑着,它身後有一個夸父一樣奔跑南——而我仰望它,我確信我那個童年夜晚聽到了夜明珠笑聲,那聲音充滿蠱惑,像天飄來,像一隻狐妖千年法力吐出內丹,來吸納天地靈氣。

我伸展身體,感受著那顆明珠存在。

我是垂髫女童,我長成娉婷少女、女郎、婦人;我負着枷鎖、懷着罪孽……不論我何種泥濘中雙足深陷,我心中有一顆夜明珠,它夜中發着微光,引我掙扎前行。

長風過耳,二十里高崖底秋蟲唧唧,夜明珠睜了銀白眼睛,我相信它看見了我,看見了我,看見了我一生。

三十年轉逝,我相信,那顆夜明珠我。

正月這樣過去了,春天後,夏日來臨,乙未苦夏,悶熱悶熱,爺爺身體時時,復。

我回去看他次數多了,每次回去,他買些水果、肉脯,他喜歡這些零食,那種小包裝牛肉揣兜裏,沒事幹了吃一塊。

他變得嘮叨,連奶奶受了他感染,他們現在絮絮地説着往事。

奶奶説起爺爺來,一天一夜説完,她説爺爺能扛二百斤麻袋,能記下幾十秤糧。

這些我知道,我北寨村教書,爺爺傳奇能。

他二十多歲開始北寨供銷社工作,直到他退休。

北寨老人們他熟悉,他們認為他是一個人。

他記憶力像機器,於數字,當年村裏繳納公糧,各個生產隊糧食堆供銷社大院裏,一百多個麻袋排成幾排,他不用翻賬本,聽一遍能記住每一袋有多少斤,。

他能雙手打算盤,他嗜肉食,天生神力,他退休後村裏種地,十年前有一次秋收時節我們姐妹幾個回老家玩,順便去他地裏幫忙收割,説是幫忙,其幫倒忙,因為我們會地裏活計——我老公和我弟弟兩個男人抬一隻麻袋,他只用一隻手可以拎起來,那一年他七十五歲。

他開心地笑着,看得出他享受奶奶讚揚。

延伸閱讀…

2019年幾月份搬家合適

生肖羊的人在2019年幾月搬家最好?

他喜歡聽人説話,説他,説他厲害。

他扳着指頭數他成就:他是兄弟們中,身體,腦筋,子孫多……他顯擺着,眼睛一眨一眨,讓人氣好笑。

我伯父喜歡他顯擺,説他榮,他不服氣:“我不是顯擺,我説是呀!”確實,他説是,他壽,,,多子……我説是,爺爺牛了。

我伯父説我不懂事。

我看着爺爺,啊,這仰彌高和啊,我怎麼懂?懂他是我伯父,儘管他是爺爺兒子,長子,但他懂他父親。

他懂這是我們追不上爺爺地方。

我爺爺,他得意、他自我麻醉,是他八十多年來用以燃盡迷失薪智慧火,是他一生源泉。

他回憶,完全志得意滿,他有辛酸、有暗傷,有。

他退休後,恰逢市場經濟體制改革風雲時代,文化和經濟命運發生着翻天覆地變化,爺爺引以工作單位變得不景氣,供銷社改制讓他養老金十分菲薄;而幾個叔叔到了求學、結婚年齡,他晚年繼續勞作。

我記得他説八九十年代他工資有一百多——“鄉長多”;但是後來他工資那麼多,進入21世紀後是二三百塊,於一個多子女家庭,這點收入顯然杯水車薪;而且是他土地沒有了——青年時代招工到公家單位,他變成了非農户,説他晚年,既沒有足夠養老退休金,失去了賴生存土地。

他們兩口只有我奶奶幾畝地,全部種了玉米不夠開支。

他養牛、糶糧、收藥材賣土產公司,賺一點小小的利潤度日。

他弓着腰耕作生長於斯土地上,他年過花甲,但他不辭勞苦,樂呵呵地迴歸田園,做一個地道農人,他這樣靠幾百塊退休金和幾畝地拉扯大六個兒女。

他有五個兒子,但是現在身邊只有四個,那一個,我五叔,他他了別人。

五叔送人不是因為養不起,那個時候他上班,供銷社算是體面工作單位,經濟上能過得去。

那是因為他堂弟——我叔祖父家裏有六個女兒,沒有兒子,叔祖父我爺爺要一個,他我五叔抱人家,兄弟情義。

本來這是一件很事情,中國農村男丁,傳宗接代是頭大事,沒有兒子親族中立嗣過了。

如果沒有什麼,我五叔,他養父母和六個姐姐會他全部愛,他嗣子身份繼承一份家業,那個血脈相去家庭裏安穩度過一生。

然而世事,我叔祖母收養五叔後生了一個兒子,五叔身份一下子起來。

後,我叔祖父得了癌症,掙扎幾年後是去世了,家業凋零,人財兩空。

五叔沒能繼續讀書,他要出去打工,看護孀母弱弟。

他去了陽泉,工地上人爭執,十幾歲少年血氣……他刑拘了。

我知道他經歷了什麼,叔祖母爺爺奶奶求助,我伯父趕到陽泉,去看守所看他,他,一聲不出。

多年後他和我爺爺奶奶説話,他我伯父説:“什麼我人?就算人,能不能一些,這輩子不要見面?”他後來南下鄭州,聽説他做生意做得,有錢。

幾十年來,我奶奶一提起這件事哭:“這裏有掙錢爹,去那裏是受苦爹;咱家裏,給人家去大大,十幾歲扛門市……”爺爺她説:“了人家了,不是咱人了,不能反悔。

”但是現在,他彷彿打開了塵封多年那扇門,他主動提起這個兒子,他説他起他,這件事是他一生辦事。

我時候見這位叔叔,名義上他是我堂叔,他家和爺爺家相距三十米遠,他相貌和我伯父如出一轍——可想而知,他經歷時候,他咫尺天涯親生父母,心懷怎樣怨恨;他幼小心靈中怎樣抱了希望到絕望,懷着絕望去希望,直到走他鄉。

爺爺地咳嗽着,眼淚湧出來,我知道,他祈求一份不可及,來血脈、來自骨肉原諒。

爺爺身體每下,有一天暈倒了。

他要求出去檢查身體,説:“就算我得了要死病,得死個明白,我要去太原檢查。

我感到不可思議是,我伯父帶著爺爺去看病,而其他幾位叔叔只是聽伯父指示。

我感到憤怒,因為我父母說要帶爺爺出去看病,讓伯父先行帶走了。

我猜測伯父應該是並且慷慨大方,不願意花多錢。

我一個人瞎忙活,因為帶他去外地看病是一個工程,需要選了醫院預約掛號,需要有人陪侍,還需要太原住宿幾天,如果病情,得做住院準備。

我三妹太原找工作。

我叫她打電話太原醫院,看看有沒有認識人。

然後我告訴爺爺,他們會無視你情況,我們會陪你去看病。

爺爺開心地笑了起來,說:“我知道,是小玉安排。

”我心酸,他年時候走南闖北,可現他老了,得去一趟太原得靠晚輩們帶着。

三妹聯繫好了一位專家,去檢查,時間有一週,三妹説可以爺爺2月份拍片子拿專家看,讓他瞭解一下過往病史,診斷。

我去向伯父要他保管爺爺片子,態度,伯父後了我。

我週一上午接到三妹電話,她帶着哭腔,説:“姐姐——”
她説爺爺片子拿去專家看了,人家一看就説,是肺癌晚期,不能治了。

像晴天霹靂,我懵了:“怎麼可能呢?他感冒沒得過,專家會會搞錯?”
三妹嗚咽:“會姐姐,幾個醫生看過了。


這水落石出啊,如斯。

我乾地問,能開刀切除嗎?化療?放療?那怎麼辦?
“姐姐,沒有辦法了,他年紀了,化療他承受不了,開刀不行。

延伸閱讀…

2023年清明節掃墓吉日吉時曝光!命理師一篇文揭哪些日子 …

尋找【上海外圍】少婦包夜+微:2194531363電V同步130-5597 …

只能保守治療,吃中成藥,幾個月時間了……姐姐,醫生説是腫瘤,片子上顯示,他整個肺了……”
我想起伯父爺爺帶回去藥,有些藥,他拆去了包裝,他是害怕爺爺看了説書,知道自己病情。

我伯父,他是爺爺長子,因為性格,他和我爺爺奶奶關係並融洽。

他,善人溝,像這件事,他隱瞞爺爺病情,他是懷着愛,他讓我們誤解,寧願讓爺爺恨他,願告訴爺爺,這是無藥可醫絕症。

他希望能讓爺爺剩下日子裡保持希望,所以他決定無論是什麼食物,他會爺爺吃。

他告訴我們,他一個人承擔這份痛苦,一個人承擔罪責。

我現在承認,我初年輕不懂事。

這愛恨交織親情,這如牛馬性格,這生俱來血脈傳承……我家族中男人們啊!
我絞盡腦汁地想,怎麼去哄爺爺,怎麼他一個交代?他我下週帶他去太原,去省人民醫院。

我囁嚅着:“爺爺,我你片子拿去醫生看了,醫生説不要緊,沒事,一個囊腫,吃點消炎藥好了……”
爺爺勃然變色:“我不怕死,我自己有錢看病,不用你們管……”
他呼哧呼哧地喘息,他扭過頭去,看我。

是夜無星,唯有一勾殘月;慘白月亮和一圈毛邊光暈襯灰黑底子下面,風紮寨。

是夜無雲,唯有遠處泉水嗚咽;我窗前,年久失修窗欞發出喑啞吱吱聲,。

窗户是木製,玻璃上有水漬、污跡和殘留幾片昨夜霜花。

是夜無,我心裏有些,像草藥,味道是、地擴散;像忍冬,像柴胡,像黃芩……我能這三十多年時光河中溯流而上嗎?
爺爺院子裏翻曬藥材——有那麼幾年時間,他村裏收購藥材。

村裏人會農閒季節挖草藥換一些零錢貼補家用,他們揹着藥筐出於深山之間,那些新鮮植物散發着寒香;見藥材有兩味,一是黃芩,一是柴胡,是取其根做藥,因此收購藥材叫“收根”。

我喜歡這個名字,有民俗味道。

樹蔭移了過來,爺爺拿着一把鐵叉藥材鏟到陽光斜照地方。

他手掌上下翻飛,,樹下卧着老牛嗅着藥香,發出哞聲。

有人來了,揹着一隻沉甸甸尼龍袋子,擦着汗水將袋口下,一大堆褐色根莖夾着泥土噴湧而出。

爺爺拿着秤過來,那些根塊磕一磕泥土放在秤盤上,報出數字,然後問我:“多少錢啊?”我知道他是,他有意向村人炫耀我智商——我遺傳了他數學天賦,心算能力超強,像這種乘法,我是一口能報出結果,毫釐。

我説,柴胡十一斤,三十八塊五;黃芩二十三斤,二十五塊三;一共六十三塊八,爺爺你伯伯六十四塊吧。

他得意地笑着,努力做出無可奈何表情:“呀,你看這妮子,總是我多出錢。


他情願多出這幾毛錢,讓人們誇我、心腸。

這戲是藏我心裏花絮,到了時刻,開放、烈烈飛揚,輻射出血緣味道,像他魂魄變形地行走人間。

不論我是坐在堂皇會議室,還是走街道上,我總能看到他,看到他得意而笑,那寵溺笑容凝在他褐色臉上,帶着藥材寒香,三十多年四維空間變成一幀二維平面。

他搖頭晃腦,地聽着晉劇。

他穿短袖,是那種於中山裝樣式,胸前有方正兜,像一個退休幹部——是他吃公家飯,他不是村夫。

他舒展眉頭,嘴角翹起;他雖然高度視,但他眼裏神是外放,發散於臉龐、肌膚、神態,他八十多年來行走自如大地,春秋,,他知足。

他坐下,一片樹蔭下一塊石頭可以,連小板凳需要。

他着頭,側耳傾聽;胡琴弓啞啞地一抽一抽,聲音流過來:“你父營下盼子不到,碰死李陵碑效忠宋朝……”他點着頭,咂着嘴,斷斷續續地哼着。

我喜歡晉劇,我總感覺它粗糲了,唱腔,調子得嚇人,唱戲吵架分不清楚;但是爺爺喜歡,喜歡這種、戲。

他手大腿上一拍一擊,宮引商,他能感知風,感知午後陽光,感知老生怒吼,感知千年前楊門:“……我單槍匹馬救過你命,這些功報不了你那點恩?”
輝溝趕會,有戲場,有集市;戲場裏有形形色色人、形形色色貨物、形形色色好吃。

他每天揀出一把零錢來我,一毛一毛,十幾張,一塊多些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,一塊錢一個小孩子來説算是鉅款了,他得意地笑,努力作出無可奈何表情:“呀,這妮子,她每天花我一塊錢。

”我拿了錢去集市上買好吃,我這個人沒有理財觀念,不論多少錢總是一下子花得光,羊湯五毛錢一碗,麻餳一毛錢兩根……吃完了,我兩手空空奔回他身邊,要一塊錢……結果我吃壞了肚子,上吐下瀉,吃藥沒用,他急死,跑十幾裏路去找赤腳醫生,五十多歲人,他哭了。

我頭抵窗子上,放聲痛哭。

接下來日子裏,爺爺了下來。

他知道了,但是他説。

是啊,多蛛絲馬跡了,紙是包不住火。

兒孫們態度、他自己身體狀況、奶奶眼淚……他什麼明白了,他和大家達成了默契,他説,我們説,誰説,大家自欺欺人,彷彿提這件事可以做它存在。

他一天一天地下去,原本如中年人軀體乾下去,臉色古銅光澤變成沉黯的青黑,他現在拎着馬紮到河岸去聊天,中途要歇幾次……村裏有個老人不在了,他去送葬;回來路上,他咳嗽着,從胸腔裏發出濁喟嘆:“下一次該送我了。


我媽媽説,她有一天夢到輝溝趕會,人們殺了一隻白羊。

我知道,這個夢,是一個神諭,它告訴我們那個謎底,爺爺會聚會中離去。

我們心照不宣,他一步一步離開大地,走近天國。

我們一點一點失去他,我放輕腳步、屏住呼吸,我像瞻仰歷史瞻仰着他。

他一生像一部發書,裝幀散漫、毛,但是紙張軟而厚,豐盈、墨跡淋漓,我一頁一頁地翻啊,我看不完……那些字跡了。

後冊頁散落北寨以北,他氣息散去,他我説見,啊,是會見。

我多麼想看着這本書,讀懂一個老人一生,一個典型的北中國農村老人,一個一生勤勞一生老人,一個遭受厄運善於化解老人,一個祥和老人……他是一個樣本,呈現出一代農人耕讀傳家常態、精神和人格。

我看着他,他是我祖父,我身上流着他血,他血此刻我身上如潮如沸,我燙得鑽心地疼,它沖刷出我冷漠、偏執和內心深處伸手不見五指。

他,他,他問我:“我病一萬塊錢能治麼?”
淚流過我脖子,我努力作出微笑,地説:“不用,喝中藥調理……好了……一千塊錢花不了。


我想他是明白,但是他配合,他笑着,眼睛裏有白羊一樣和悲憫。

他説:“我好了,炕重盤一盤,煙道了。


他沒有放棄,他掙扎求生,他表現出對人世貪戀。

他努力地吃藥、吃飯,彷彿吃下去東西能轉化生命。

他想看戲,看王愛愛、果子紅;他想吃小炒肉豆角燜面、胡蘿蔔羊肉餃子;他想參加我二妹婚禮;他惦記我父母拆遷房沒有;他想我奶奶買結婚六十週年禮物;他想去年時候去過河南——他説,但我知道那是因為他有一個散落那裏兒子……這些無垠的慾望啊,他説也説完,他絮絮叨叨地沒完了地説,説得我心碎了。

他,我生命了,了,我三十多歲,覺得生活太沉重,,我書桌前敲着鍵盤沒有了活下去信心——是,這世界、這死皮賴臉人生、這面目全非自己……我無數次問自己,活着什麼,有什麼意思?
我知道,我不能他,因為我、,因為我沒有理想和激情,因為我缺乏生存智慧。

我,不爭氣,我這樣掙紮夾縫中人,我這樣顛倒淋漓破敗人生,怎能祖輩們一生親吻土地一生仰望星空信仰相比?我世界各地漂泊,只不過如蚂蚁角尖微不足道;我回到了故乡,争取一点利益;我没有怨恨;我这半辈子中,没有过令人铭记一生瞬间。

爷爷啊,让我注定让你失望,那颗夜明珠,它会来找我了。

爷爷最后一次去医院,是国庆假期后,时令是深秋。

他縣醫院,伯父我打電話,我,看到爺爺背影,彎曲地靠椅子上,他聽到我聲音,地扭回頭來,像一個孩子一樣哭了。

那一年以來他哭,要一生流淚水排幹泄盡。

一個護士過來,他測量血壓、體温,她手指放進爺爺手心裏:“大爺,你用力握緊,我測一下你握力。

”爺爺怯怯地笑着:“閨女,我不能用力啊,會捏疼你。

”小護士笑着:“沒事大爺,你用力,盡力氣。


爺爺顫抖着,看得出他大力氣,護士手地他手中溜掉了。

他瞪眼睛,不可置信地説:“我用力?”他手抖得了,這一回他了全力,但是沒有用,小姑娘纖長手指像一尾遊魚,溜得費力。

她病歷卡上寫道:“病人持續低燒,上肢攣縮,右手無握力。


我地想,他是可以單手提起二百斤麻袋男人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