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水性楊花的女人丟了】27歲了 |經常夜不歸宿 |這幾種女人千萬不要碰 |

【水性楊花的女人丟了】27歲了 |經常夜不歸宿 |這幾種女人千萬不要碰 |

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,愛情基本要求,無論是愛情是婚姻,如果,那意味着離結束了。

很多男人想瞭解水性楊花女人有哪些特徵,以免娶錯人,導致婚姻。

其實水性楊花女人很分辨,她們不在乎別人眼睛,下面這幾種女人千萬不要碰,讓我們來看看吧。

水性楊花女人無論有沒有男朋友,或者是否結婚,她們看到男人時會興奮。

無論見面,她們笑逐顏開,這些男人面前賣弄風騷,主動接近別人。

有很多女性思想開放,她們對動手動腳,並且詢問方聯繫方式。

這種女人千萬不要,否則婚姻會順利。

這樣女人控制不了自己慾望,因為沒有自制力,才有了水性楊花名頭。

她們會主動勾引單身男人,於已婚男人,只要她們喜歡,會主動聯繫。

但這些男人往往瞭解女人,會她們開放和眾所吸引。

所以,習慣了三女性,有性格。

是無法忍受和可怕,但有些女人無法忍受,總是感到無助,她需要接近很多異性才能感到滿足,她不能一個人待著!《白鹿原》中,有兩個姑娘,一個是白靈,另一個是田小娥。

不過兩人人物形象和命運歸屬大相徑庭,白靈聰明、、正派,還懂得如何把握人生大方向,是我們認為“正面人物”。

田小娥雖然很漂亮,但她命運多舛,遭,生性,是兩性關係上面更是如此,違背了道德標準規範,所以人格上帶有污點。

正因如此,一些讀者看完她故事後,她基本定義個“水性楊花”女人,或者是“壞女人”、“反面人物”?然而,實際上,若我們田小娥命運進行全面而緻分析,會發現她行為是可以理解,考慮到命運她同情。

因此,某種程度上,我們冤枉了她!什麼呢?來説,田小娥婚姻生活最初並不是自己選,而是父母一手安排,嫁到一個大户人家做妾。

後來於丈夫和大姨對待,所以膽前來攬活短工‘黑娃’。

等到事情敗露後,丈夫一紙休書,遣送回了孃家。

田小娥老爸是一個死愛面子窮酸秀才,得知自己女兒夫家休了後,覺得臉面丟盡,迫不及待地將女兒倒貼嫁娃。

然而於這層關係,“仁義白鹿村”族長白嘉軒嚴禁田小娥進祠堂,黑娃父親鹿三讓娃和田小娥進他家門。

原因,那田小娥是休過女人,當時道德標準下過不了關。

後萬般無奈之下,他們只能在村口破窯洞裏安家。

最初時候,夫妻倆小日子算過得,夫妻恩愛,黑娃有一把子力氣,能,賺錢。

所以咋,田小娥雖然休了,但現在過得並。

然而這樣日子並沒有持續太久,黑娃發小鹿兆鵬鼓動之下,“農協”頭領,專門鬥爭那些土豪劣紳,一時之間,白鹿原上鬧得風生水起。

然而,國共合作結束後,黑娃離開了家鄉,使田小娥變得孤零零。

田小娥身處孤獨無助時候,好色保長鹿子霖趁人之危,冒充保護她名義,她進行行為。

,鹿子霖並非是想讓田小娥自己妾,不是出自關心或愛,只不過是她當作泄慾工具而已。

此外,他讓田小娥去引誘他仇人,即白嘉軒長子、新任族長——白孝文。

,鹿子霖一番引導之下,田小娥白孝文拖下水,他搞得身敗名裂,他父親,即家族老族白嘉軒出了家門,淪為乞丐。

田小娥公公鹿三,我們上文中提到黑娃爹,是白嘉軒家中工,白嘉軒是“義交”。

兩人雖然名為主僕,但實為兄弟,白嘉軒讓自己女兒白靈認鹿三乾爹。

總而言,兩家關係。

所以正因如此,鹿三不忍心看到自己那個“水性楊花”兒媳婦敗壞了白家門風,後一怒之下,田小娥殺了。

綜上所述,便是我們田小娥命運概述了,並全面。

不過書中田小娥描寫,她確確一個“水性楊花”女人。

因為如果我們傳統道德標準來衡量話,田小娥身上是有不道德行為存在。

自己男人身邊,只要誰她,她誰。

延伸閱讀…

親姐姐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,27歲了,經常夜不歸宿

水性楊花的女人特徵,這幾種女人千萬不要碰!

説中雖然寫到了田小娥最初鹿子霖時候,有過一陣子、和,這自己丈夫黑娃來説,是一種虧欠。

其次,她第一次婚姻中,因為自己丈夫和大姨她,她外人,這本身一種不道德行為。

後來,她聽信他人指使,利用自己優勢,去迫害一個自己“相關”人。

總來説,如果傳統道德標準上話,田小娥一個“水性楊花”女人。

但,是這樣嗎?於我個人來説,我並這樣認為。

換句話説,我覺得田小娥這種“水性楊花”性格是情有可原。

其實,她並不想這樣,只不過是時代和環境逼迫而已!怎麼説呢?來説,田小娥命運是十分,時候嫁別人做妾,當時那種所謂大户人家中,妻子妾關係是,家庭地位説,會遭到來自所謂正房和丈夫迫害。

而這田小娥命運開始。

田小娥嫁到這户人家後,並沒有享受到家庭女主人待遇,沒有所謂夫妻恩愛,自己只不過是丈夫家花錢買來做泄慾和生養工具而已。

因此,田小娥主動接受工作機會,扭曲成不忠或背叛行為,或者解讀她性格浮華、捉摸。

然而,地說,這是她不公平命運下,為追求愛情而努力抗爭表現。

有人喜歡自己娃娃一個是自家黑娃,另一個是視為滿足性需求和生育工具“丈夫”。

你認為,她應該選擇哪一個?我看來,田小娥選擇是可以理解和支持。

這是基於傳統道德倫理觀念,一個已婚人是應該他人發生行為。

確,當時,小娥所作所為並沒有得到大家理解,是她生父母不能給予她基本同情。

延伸閱讀…

水性楊花的女人怎麼辦

原創《白鹿原》中的田小娥,真的是一個“水性楊花”的女人嗎?

但是話説回來,一個女人自己愛情去爭取,本身有什麼錯呢?我們看不慣小娥這種有夫婦去人行為,但如果她得到是一段婚姻,那麼她會這樣嗎?
「水性楊花女人打是活該」這句話,是女性不貞為由,助長不合理男權主義文化。

(圖:可人賴@Flickr/CC BY-ND 2.0)
「女人嫁人該在家相夫教子」、「水性楊花女人打是活該」……銘傳大學社會安全管理學系暨研究所助理教授戴世玫表示,這些傳統觀念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,實則是女性不貞為由,助長不合理男權主義文化;影響所及,雖目前配偶、同居人、情侶內關係暴力事件求助113者,已有7成為受暴者本人,但她認為,「女人可以!小花(化名)是一位越南籍外籍配偶。

當初她遠渡重洋來到台灣,聽說台灣男士有紳士風度,但她發現她鄰居們「疼某」男人確實有些。

她丈夫於她異性多說兩句話感到嫉妒,一回到家可能言辭,動手打她、推她頭撞牆。

 小花説,她在台灣舉目無親,孃家這麼,她唯有同住公婆求助。

沒想到公婆安撫她説:「男人在外工作,脾氣,妳讓他一下。

」後來説:「妳自己要檢討,結婚了,那麼愛打扮,老公會疑心。

」後乾脆話挑明:「妳想想我兒子娶妳花了多少錢,妳過日子,不要挑三撿四妄想當公主了。

」 戴世玫強調,不管女性貞,不是男性可以施暴藉口!身邊親人乃至於整個社會,要揚棄這種錯誤觀念,不要自以為是地「勸和」、「掛保證」,進而淪為施暴者幫兇而自知;每個人有責任協助受暴者,對外向113服務系統求助,才是改善暴力對待開始。

 歷年113各項保護案件求助者性別分析上,來是女多於男,親密關係暴力案件例外,但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男女比例差距,有拉近趨勢;去年例,求助者男女性37,是史上接近一次。

 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兼所長羅燦煐表示,國外相關研究顯示,大學階段關係暴力求助者性別接近11。

國內情況是否與此,目前尚需進一步研究,但可以肯定是,女性追求自我發展以及未婚階段,女性平權意識確實得到了推廣。

不過,這考驗了女性觀察力,因為男性婚前和婚後可能會呈現樣貌。

 另值得重視是,隨著國內人口高齡化,老人虐待案件近年顯加趨勢,且光是113去年接獲近千件這類保護通報案件。

衞福部保護服務司司長張秀鴛表示,於年人,部分長輩即使受虐,還是拋棄家醜不外揚心態,有老人家會擔心東窗事發,施暴晚輩可能會無法社會,或遭到法律制裁;影響所及,去年老人虐待案件中,本人求助比例只有13%,其他親屬代為求助比例只有48%,這老人安全來説,是警訊。

説巧,去年敢於透過113自己生命安全求援受虐兒童少年比例,受虐老人一樣是13%。

父母離異後,11歲橘子(化名)與弟弟安排爸爸同住,但爸爸爭取姐弟倆監護權,離婚後藉酒意打孩子出氣,某日揚言要2個孩子歸於盡,嚇得橘子與弟弟躲儲藏室裡打113求助。

113保護專線負責人林曉文提到,橘子尋求幫助時表現得。

社工了解了她情況後,透過警方協助,安排了橘子父親她姊弟送到媽媽家中,避開了可能危險,確保了姊弟人身安全。

橘子展現了早熟一面,事後能夠理解並主動撥打113報案,她舉止讓社工們感到溫暖而感激。

請黃天如品味一杯咖啡,卻遭到美國方面干預,蔣介石日記揭示了他屈辱內心狀態:哀傷,夜夢中淚湧而醒。